罗汉堂

数字化生存 ——罗汉堂认识疫情系列线上研讨会

 

2020伊始的新冠疫情,让人们经历了一次线上生存的集体压力测试,无论是信息的传递、接收,还是线上办公、线上教学的开展,人们的生活、工作、娱乐、情感交流都在经历一个从线下到线上转换的状态。我们看到数字技术在这次疫情应对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数字基础设施建设越来越完善,人和技术之间的关系越来越亲密。

尼葛洛庞帝在《数字化生存》一书中写道:计算不再只和计算机有关,它决定我们的生存——这代表了一种对人与技术之间关系的思考,人在创造技术的同时被技术改变,反之,又会是什么样的状况呢?

罗汉堂是一家以研究数字经济为主的全球开放型研究机构,这是关于疫情的第二场研讨会,邀请了传播学家、社会学家、人类学家、心理学家、经济学家线上研讨,跨学科认识这场全局性和全球性的重大事件。以下是学者们的观点总结。

1、“信息流行病”

过去,通信技术的进步曾多次改变世界——文字的出现,标志着史前时代的终结;印刷技术的发明,改变了所有社会主流机构的运作方式——但今天的数字技术带来的影响,远超过去任何一次通信变革。信息从透明到“大爆炸”的变化,得益于数字技术发展的红利,数字技术改变了信息获取的成本,让不同年龄和圈层的人有了更多的互联网参与可能性。因为有更多的参与,信息的获取和传输有了更多的介质,人和信息之间的关系,人和技术之间的关系,都在这其中发生和发展。

回到疫情本身,2003年SARS的时候,人们交流的方式还是以手机短信为主,网络社交媒体还没有形成。近20年后的今天,随着数字技术的发展,社交媒体日益活跃,信息的传播速度、传播规模以及传播质量已经超出人们本身的想象。

在疫情的背景下讨论信息,胡泳教授的观点是,信息一直是一种可以影响民众力量,但是这种能够影响人类行为的力量常常被滥用,虚假信息随之产生。随着社交媒体以及技术的发展,虚假新闻在生产和传播方面已经完全可以跟正当性的新闻展开竞争,在重大的公共卫生危机出现的情况下尤其严重。危机时刻,大家对信息的需求量非常大,同时大家也需要找到一个能够值得信任的信息提供方,来安放自己的信任感。

世界卫生组织说到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与反应的时候,说到疫情伴随着一场大规模的“信息流行病”。这是个新鲜的将信息与流行病结合而成的词,在报告里面,世界卫生组织对这个词做了一点解释——信息流行病指的是有些信息准确,有些不准确。但是回归疫情本身,不管信息是否准确,当信息量过大,大到人们在需要的时候难以找到可信赖的来源、以及可靠的行动指南,就会造成信息的恐慌。由此,胡泳教授推测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有可能是首次全球大规模的信息恐慌。

信息的过载造成了信息的恐慌,而在另外一个圈层里,人们转发信息,并不是因为信息本身,而是因为转发信息的人,信息变成了一种情感维系的纽带,人和信息之间的关系变成了情感属性的一种。人类学者王心远研究发现,在同一个城市打工者阶层中间,他们转发信息的重复率相当高。再比较农民工和上海城市居民之间,所有转发的文章,大概重复率只有0.07%。在同一个阶层之间,他的信息的共享,以及他被看见、被听见的程度,和不同阶层的差异,在这个小的样本里面已经达到200倍左右。

她的思考是,在一个被社会阶层、社会关系定义的人的群体中,他们就是喜欢和同样知识水平、收入水平的人来分享生活经历和信息,他门的信息未必会被其圈子外面的人看到。当我们了解人以群分的时候,就会发现人和信息之间,其实不是一个直接的联系,更多的时候是被社会关系中介的,信息的载体是被社会关系驯化的一个媒介。

2、隔离中的人

经济学家陈龙教授在对疫情进行分析之后发现了一个现象:在前面的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面,有三种人暂时消失了,一种人叫(线下)消费者,一种人叫投资者,还有一种人叫员工。疫情的大环境下,消费者没有心思去消费了,投资也没心思去投资了,这种状况的持续会对经济造成很大的伤害,会影响很多人的生活。员工在这种不得不线上办公的疫情环境下,已经很难找回线下工作的状态,忘记身处企业中的感受,需要再次融入和适应。

研究社会学的学者严飞对疫情中群体的特征进行了总结:历史上在流行病爆发时期,基本上会显现出两大特征。第一大特征,显性的集体特征。比如,医疗系统的崩溃、战争的爆发、社会动乱甚至军队介入等。第二个特征,隐性的集体特征。例如,慢性病患者因医疗资源短缺产生的就医问题、老龄化家庭的照料问题、长期室内生活固化现象以及焦虑情绪不断蔓延等。以上的两种特征,无外乎是身处疫情中的人的情绪、感受包括痛苦和恐惧的聚集,某些时候呈现一种极端表达。感同身受这种说法,也许并不真正存在。

对比疫情中消失的三类人和涌现出的两种群体特征,如果前两者稍显沉重的话,互联网原住民们对疫情的感受要相对轻快很多,人类学者王心远讲述了个例子,在上海的一个小孩跟奶奶对话,奶奶说他很幸福,以前是没有手机和电脑的,孩子一脸天真的问,那你们以前是怎么上网的呀?天真问题的背后是一个事实,这是中国互联网原住民的态度,他天然觉得人生下来就可以这样连接。心远告诉他奶奶,可以这样和他说,以前虽然不是用互联网上网,但是人的网络是一直存在的,从人类文明开始以来就一直在。

疫情中的人像是一面镜子,折射出数字技术给生活带来的方方面面改变。上文中和孙子对话的奶奶,即便处于非疫情期间,也是在家中带孩子的“隔离”状态,与外面真实世界的联系就是一部手机。  

3、真实和虚拟

当疫情让人们的生活方式,学习范式,和工作模式经历大的线下线上转换的时候,之前我们对线下真实线上虚拟的平衡印象被打破。到底我们存在这件事是真实的,还是我们认为我们存在这件事是真实的?

陈龙教授的观点是,这次事件给了我们一个比较极端的体验机会,技术一下子逼迫我们跟他发生更多的连接,它会重新定义我们是虚拟的人还是现实中的人,以及再度定义我们的情感。这些以前我们并不存疑的方面都将被重新定义和考量——如同庄生梦蝶,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人到底是在真实世界中还是虚拟世界中?

王心远博士站在数码人类学的角度来看人类的生存状态、互联网或者说数字基础设施,她认为它们就像公路和像空气一样,是日常生活的底层逻辑。“它不是在你之外,而是你生活在它之中”。在她看来,人类社会从来都是虚拟的,人类文化进展到现在,就是一个强大的处理抽象虚拟信息的过程,这是人区别于动物的重要能力,可以类比的还有人的八卦(收集信息)的能力。

目前大家依然倾向于把线上作为虚拟,线下作为真实。但是,当人们谈论国家、信仰、上帝和爱的时候,其实这些都是物理上触碰不到的,但是他们又都在你的脑子里。当然她也承认《想象的共同体》这本书很有启发性,人类对家庭的想象,甚至对任何疾病的想象,都是包裹在一定程度的虚拟中的。而现在的数字化生存反而让人们觉得线上是真实的。

数字时代的虚拟和真实的边界究竟在什么地方,也许可以用一个形象的例子来表述——城市打工者从农村到城市是一度迁移,从线下到线上是二度迁移,他们在城市真正有认同感的居所其实是线上。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他们是以非常数字化的方式在生存,虚拟和真实的边界在于你是否愿意按下手机的关机键。

4、技术与人更深的情感连接

关于数字技术和人之间的情感连接,中科院心理所的学者周洁的观点是,疫情之前,人和数字技术是有感情上的联系和交互,但数字技术并没有真正走入人们的情感世界。比如说,人们利用各种线上社交媒体去表达自己的情感,研究员利用数字技术去对人进行情感的关怀,但人们的情感在疫情前还是更多的依赖于线下的网络,线上其实只起到了一个促进的作用,它促进了人们和线下网络更好的、更频繁的连接和互动。 而疫情当下,人和数字技术的情感联系更加紧密。当线下的网络被迫中断,人们通过线上网络弥补线下缺失的情感,就加深了人们对于数字技术、智能技术的依赖。她认为,疫情过后,数字技术与人的情感加深是必然趋势。

心理学中非常强调人的需求,数字技术或者线上的网络应该更好地满足人们在线下网络能获取的需求。心理学中讲究先变态度再变行为后变情感,数字化设计的时候可以考虑多运用拟人化的方法。未来数字技术的方向是开发真正能够成为像人一样去和人交流情感、建立情感的能力。

目前我们的技术可以做很多信息处理,包括超越人脑能力的计算,但是人脑最难被取代的就是情感的能力。在未来,技术如果能够习得人的情感,电影中所描述的那些场景就将变成现实——“真高兴我能在你身边,透过你的目光一起观察这个世界。”

结语:

古希腊智者学派有句名言,人是万物的尺度。在数字技术重构人们的生活关系,学习范式和工作模式以及情感表达的此时此刻,我们和数字技术之间的关系变得微妙而让人深思。我们拥抱技术带来的变化,同时也恐惧技术带来的异化,我们渴望和技术之间有深度的情感连接,同时也希望保持自身不被操控的思想独立性。

如何用最好的思想来表达这个时代?在一个聚集了经济学家、传播学家、社会学家、心理学家和人类学家的罗汉堂开放生态的研讨场域里,有趣的地方是,经济学家思考问题往往从现象本身出发,关注现象背后的规律,而其他四个领域的学者是从人本身出发,关注人的感知能力、社会关系、行为方式及存在状态。所以,在跨界的视角下,展开对人和技术关系的探讨,尤为有火花。

当马斯洛的“五层需求理论”的最基础端被解构为WiFi的时候,我们其实已经不知不觉进入了一个后人类时代——我们和技术之间有更多的可能性值得探究,我们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渴望了解此时生存的真相和彼时前行的方向。

 

附:

研讨会时间:北京时间2月28号上午10点到12点半

主持人:资深媒体人周健工

参会嘉宾: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胡泳

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严飞

中科院心理所副研究员周洁

伦敦大学学院数码人类学博士后王心远,

罗汉堂秘书长、经济学家陈龙教授

罗汉堂同学们

 

由于参会学者分别身处美国、英国和中国,大家笑称这不仅仅是一场跨学科的交流,更是一场倒着时差的交流——数字技术搭建的线上平台让时间和空间都不再是区隔,思想实时互联,观点精准碰撞。

0 条评论

评论请

加载中...

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