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汉堂

新冠纪元,数字化加速下的全球数字鸿沟

  • 2020年新冠危机中蕴含着数字化加速的机会窗口,但这个机会对不同的国家是不均等的。
  • 数字鸿沟放大了新冠危机的公共卫生、社会和经济影响,同时危机的冲击也导致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的数字鸿沟有扩大的迹象。
  • 尽管数字化对疫情恢复和长期的发展的重要性毋庸置疑,恢复期和后疫情时代各国推进数字化的能力和速度可能出现进一步的差异化。
  • 随着新一轮全球价值链的新发展,全球是否会进一步分化为快速数字化的北方和低速数字化的南方?这将如何影响全球发展目标的影响值得在2021及未来得到更多的关注。

2020年是人类人类遭受了巨大的健康和经济损失的一年,但也必将成为人类数字化历史上标志性的一年。

前一篇年终回顾中,我们分析了数字能力在现代疫情防控和医疗体系中的关键作用。从确诊病例和密切接触者的数字追踪、到地区和国家层面人群流动的监测,从远程医疗,到关键防疫信息和知识的广泛传播,数字技术加快让更广泛的人群掌握和使用这些工具。

事实上,危机中数字技术的作用远远超出了公共卫生的范畴。在疫情最严重,几乎全球停摆的局面下,数以十亿计的人的生计乃至生存受到了严重的威胁,公共健康危机可能触发社会危机。控制疫情还是维持经济(在一些国家甚至是维持生命线),这是大流行时代对所有决策者的终极考验。

数字技术为这一痛苦的权衡提供了更多可能性,从远程工作和生产,到远程教学,从无接触支付,到机器人加深与人类的协作。McKinsey对多国商业部门的调查显示,新冠危机的发生导致了欧美及亚洲国家许多行业的数字化建设提速了数年的时间,数字技术相关行业在股票市场的表现也远超其他行业。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机会分享这一加速数字化的红利。全球数字鸿沟的存在,为数字化的普惠前景投下了阴影。疫情之前的2019年,全球有46%近36亿人没有接入互联网,其中大多数生活在最不发达国家,这些国家的上网人数平均只有两成,且网络费用高、质量低下。

2020年新冠疫情期间全球数字鸿沟的状况如何,2021年及近期的未来全球数字化是否能实现更广泛和更有深度的普惠性?

  • 数字鸿沟放大了疫情的影响

我们来看一个“悖论”,全球数字化最先进的发达国家,绝大多数在新冠疫情中蒙受的健康和经济损失最高。IMF预测2020年发达经济体、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以及低收入国家的经济增长分别为 -5.8%,-3.3%,-1.2%。10月的一篇论文中,计入危机中损失的健康和寿命,美国前财长萨默斯等预测仅美国的损失就高达16万亿美元,这超过了2019年整个欧盟的GDP。

难道数字鸿沟是个“伪命题”?当然不是!这些国家在疫情之前的公共卫生系统能力的全球同样名列前茅,就像我们在《解读2020疫情经济真相》这篇文章中所描述,控疫时机和策略上的误判、条件不成熟提前重开经济的错误决策,是众多硬件能力突出的欧美国家深陷新冠危机的根本原因。关于数字技术和应用在公共卫生和缓解社会经济影响中的作用,我们在《疫情助推10大全球数字技术新趋势》中已有详细的阐述。

在疫情的早期,我们分析了发展中国家面临的四类特殊因素造成的脆弱性:高人口密度和贫民窟居住模式孕育社区爆发高风险,公共卫生资金及医疗资源紧缺以致公共卫生系统被击穿的阈值极低,经济结构和财政来源简单导致政策缓冲能力不足,以及非正规部门劳动力比例高导致更艰难的疫情经济权衡。随着疫情经济的深入,发展中国家脆弱性越来越突出体现在数字化能力不足这一方面。

疫情中远程办公能力不足。根据世行的统计,各国现有的经济结构决定了高收入国家中有近40%的工作是可以居家完成,其中仅有不到1/11因为网络不畅而无法实现。可居家办公的工作比例在低收入国家中仅为约12%,由于缺乏网络连接,其中超过2/3的人无法实现居家办公,结果就是在低收入国家实际在家工作的比例仅为不到4%,而这一数字在高收入国家是35.5%。

数字鸿沟毫无疑问在疫情期间让发展中国家大量工作停摆,实际失业更加严重。众多没有基本的数字应对能力的小企业和家庭生意破产。国际金融公司(IFC)认为,在疫情引发的持续经济冲击下,低收入国家很多小企业受到严重影响甚至倒闭。有些国家还出现了网络服务供给更加集中化,影响经济与行业整体的中长期创新能力。

数字鸿沟的影响也体现在远程教育上。高收入国家近 9 成家庭安装宽带通信设备,而中等收入和低收入国家分别为 7 成和不到 1 成。在高收入国家,87%的0-25岁之间的学生在家里有网络连接;而在低收入国家,这一数值仅为6%。同时城乡儿童网络连接的不平等在不同收入国家群体之间也非常明显:发达国家城乡儿童家庭的网络接入率几乎持平,这一差异在中等收入国家中非常明显,在低收入国家中甚至接近3倍。

因此,数字应对能力的差异是疫情经济下最重要的差异性影响之一。

  • 危机的短期数字鸿沟冲击以及应对

接下来这个问题是,从全球来看,不同发展阶段国家间的数字鸿沟因为疫情而进一步扩大了吗?

发展中国家数字化水平提升的势头受到了严重的冲击并减速。国际电信联盟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发达国家的手机拥有率进一步有所提升,而在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过去十年来首次出现了手机拥有率下降的情况。仍处于智能手机快速普及阶段的非洲在今年上半年经历了出货量的下降,同时低价格的手机在智能手机市场中赢得了显着份额,这些很大程度上都源于疫情带来的经济压力。

长时间的社交隔离和封锁下,外出活动减少与居家办公增多,全球网络使用需求骤增。但同时也导致网络连通质量的下降,通过对超过110个国家1-7月份网速大数据的分析,我们发现原本互联网基础设施更低下的发展中国家的网络连接速度最低下降幅度(移动互联网,-18%;宽带互联网,-13%),要远高于发达国家(移动互联网,-10%;宽带互联网,-4%)。

下半年,发达国家迅速投资提升网络基础设施水平,而不发达地区信息通信基础设施的建设却受到了严重的短期冲击,这些国家在苦苦应对疫情,同时资本大量外逃。仅3月份一个月,部分国家流出的债务和股权净投资就超过600亿美元,超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期的两倍以上。从2020全年来看,各类海外资金流入不发达地区总降幅可能达到4000亿美元。2020年,发达国家全力推进5G建设,但不发达国家3G以上网络覆盖的人口比例的增长出现近年来首次放缓。

  • 数字化的新常态可能导致全球数字鸿沟的固化?

疫情近一年,各国都已经进入不同程度的恢复期,且都深刻认识到了这一恢复过程中数字技术和数字基础设施的重要性。世界银行的数字发展全球实践(Digital Development Global Practice)小组追踪了全世界各国疫情后经济恢复计划,其中对数字化相关领域的投资总额已经超过1.5万亿美元。然而,国与国之间投入的资金量和领域存在着巨大的差异。中国,美国、欧盟和韩国是数字化投资最高的国家和地区的代表。欧盟更是拿出了前所未有的超过1400亿欧元的经济刺激计划,其中数字化是最重要的方向,尤其包括5G、超级计算器等。

越南是一个迅速控制疫情的新兴经济体国家,希望可以借此机会加速它的数字化进程。在疫情前越南就提出了构建国家电子公共服务系统,以及对越南制造业进行数字化升级等国家层面的政策。疫情期间,越南开发了自己的疫情追踪程序,帮助国家很好的控制住了疫情。越南的电商平台也在疫情期间迎来了快速的增长。但这一类国家的投资能力和前一类国家相比相当初级。例如马来西亚准备投入的1.4亿美元主要将用来资助中小企业发展电子商务。

卢旺达是最不发达国家中数字化最成功的案例之一,疫情中也大力的推广了电子商务、无人机送货以及无接触支付等多种应用,但是卢旺达政府最近的政策引导方向,还是在努力完成“每家都有一台智能手机”为最主要目标。

不发达国家数字化方面巨大的投资需求毋庸置疑,仅在非洲,世界银行估计未来十年的资金缺口就超过100亿美元。虽然现在呼吁投资的国际机构,各国政府非常多,但在发达国家也面临着疫情经济恢复亟需资金的情况下,弥合数字鸿沟的投资缺口并没有清晰的解决方案。亚洲基础设施开发银行2019年估计在亚洲的最不发达国家,未来五年的相关投资不仅不会提升,还会有每年近5%的降幅。目前来看,新冠危机可能还会让投资差距进一步加大。

世界经济论坛在今年早期的一个研讨会中提出未来的互联网和数字化可能会出现一个新常态,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将出现网速水平的“三个世界”,用以支持不同国家不同级别的联网需求,例如在发达国家物联网将是这个新常态的一部分,而在最不发达国家,网络主要用于一些简单的日常应用。

考虑到后疫情时代全球经济和政治的现实,这种国家间数字阶层化趋势可能很难避免。其直接结果就是发展中国家数字基础设施提升缓慢,这会拖累经济增长和教育提升,进一步影响有效加强数字化所面临的支付能力和数字素养问题的解决,最终导致全球数字鸿沟的进一步固化。随着新一轮全球价值链的新发展,全球是否会进一步分化为快速数字化的北方和低速数字化的南方?

2020年新冠疫情导致了全球近1亿人口重返极端贫困,抹去了至少过去五年的全球减贫成果。这是20多年来全球极端贫困人口首次出现上升,而这一数字在2021年仍将继续扩大。数字技术是1990年代以来的全球化最重要的技术,不仅仅在过去的减贫中起到了关键的作用,也是现在和未来的发展最不可或缺的技术基础。新冠危机是国际发展三十年来面临的最大的冲击,数字鸿沟的加深和固化进一步加大了这个挑战的难度。

0 条评论

评论请

加载中...

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