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汉堂

战胜不平等——全球专家共议数字技术如何加速共同富裕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西蒙·库兹涅茨在上世纪50年代观察到,随着美国经济在战后繁荣发展,人均收入的差距也不断缩小。因此,他提出了一个开创性的假设,即随着人均收入增长,社会收入不平等会减少,形成一个倒U型曲线,这就是著名的库兹涅茨曲线。

然而现实情况没有像设想的那样发展,在美国和欧洲等发达经济体,不平等水平在1960代后开始逐步回升。库兹涅茨曲线也受到诸多质疑,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21世纪资本论》作者皮凯蒂,他指出库兹涅茨误将美国战后二十年的繁荣发展视为不平等曲线的终点。实际上,美国社会的不平等此后不断加剧,甚至回到了镀金时代的水平。他还开创性地指出,r>g——当资本回报超过经济发展的速度时,社会贫富差距将不断拉大。

在发展中国家,快速经济发展让无数人改变命运,实现脱贫。然而如何将持续增长与公平分配长期统一,利用数字技术推动普惠发展,实现共同富裕成为政策届与学术界的挑战。9月28日,罗汉堂前沿对话第七期“数字时代的科技与平等”于云端举办。活动汇聚了包括5位诺奖得主在内的近60位国际一流学者专家、政策制定者和企业实践者,共同探讨如何善用数字技术,推动普惠发展,“驯服”不平等问题。

作为第一个发言嘉宾,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麦克·斯宾塞认为,不平等现象不是一个技术性问题,而是带有约束的社会选择,更广泛地,应该属于政治经济学范畴。阿瑟·刘易斯和库兹涅茨的研究告诉我们,在经济高速发展中,往往容易产生收入不均的问题。但是,如果每个人的收入所得都在增长,只是速率不同,在高速发展的经济体中往往被视为一种良性现象,只要防范极端不平等现象出现。在推动普惠发展中,数字技术将会起到重要的作用,值得一提的是全球范围内企业家精神的大爆发,特别是在和数字技术以及互联网相关的领域中。这背后的原因是数字生态系统低技术门槛,低接入成本的特点让创新创业的成本急剧下降。此外数字金融为这些创业活动提供的资金支持也也不可或缺。

当谈到数字转型时,人们常常聚焦于随之而来的就业问题,然而这只是数字转型的一个维度。自动化可能替代劳动者的工作,也会帮助弥合信息鸿沟,特别是对那些长期受此困扰的低收入阶层而言可以推动机会均等。这远远超越了狭义的经济范畴,延伸向了改善基础教育、医疗健康对低收入人群的覆盖等领域。

宾夕法尼亚大学经济学教授方汉明提出的观点与“第三次分配”理论有异曲同工之妙,他认为社会收入分配有三个环节即市场前,市场中和市场后,市场前分配指的是一个人的家庭背景、受到的教育和训练、财务条件等;决定劳动市场中分配的则是各种要素价格,其中包括创业技能、劳动技能、资源和土地等,而这些要素价格又受到技术和全球化的影响。市场后分配则包括税收、转移支付、社会保险和慈善等。

政策制定者可以在这三个分配环节中介入,改善社会公平问题。例如在市场前阶段,政府可以通过普及教育,提高整体教育质量以及教育金融支持等促进机会均等。如今,数字技术在教育领域大有可为,优秀的老师可以为远在千里以外的学生授课;数字金融则可以为学生提供低成本的学生贷款。在市场中环节,介入手段应该是以促进公平竞争为主,健全的监管和法律可以避免价格信号失效。最后,政府在税收,转移支付和鼓励慈善活动的政策一直是改善不平等的有效手段。

亚洲基础设施开发银行(AIIB)的首席经济学家Erik Berglof 指出,数字技术不一定会减少不平等,但绝对会带来大量发展机遇。特别是数字基础设施,可以让发展中经济体实现飞跃式发展(Leapfrog)。他列举了三个案例,第一是AIIB在印度尼西亚的通信卫星项目。尽管印尼是全球第四人口大国,但国土分布在17000座岛屿上,特殊的地理环境导致通信基础设施发展落后。而通讯卫星项目可以让4500万印尼人接入互联网,与教育和医疗资源链接起来,这对当地经济发展有巨大的推动作用。第二个是散落在中国25个省市和自治区的5000个淘宝村,显示了数字技术如何弥合乡村地区与城市地区之间的收入差距。最后是巴基斯坦的“医生新娘”项目。在巴基斯坦,医学院的毕业生中有三分之二是女性,然而这些女性结婚之后,有一半会放弃从医。以数字技术为基础的远程诊疗技术让这些“医生新娘”可以为偏远地区的居民提供医疗服务。

MIT经济学教授David Autor是研究技术与劳动市场最权威的专家,他表示技术不会替代人类,这是因为两个原因,第一是需求增长的速度更快,人们消费增长的速度是收入增长速度的1.03倍。第二,技术一方面会替代人类的工作,但也会产生新的工作,或与人们的劳动形成互补,提升劳动生产率。他的研究显示,2018年美国60%的工作岗位是在1940年后出现的。然而他也指出,在劳动市场转型的过程中,获益者和失意者不会是同一批人,从长期来看,他对技术可以普遍改善人们的生活水平持乐观态度。

在看待技术与平等问题之间的关系时,我们尤其要注意区分臆测与事实,罗汉堂总裁陈龙在讨论中提醒我们。他认为,技术是经济发展的动力,而不平等的根源是技术渗透的不均所造成的。不平等实际上是经济短期发展向长期发展过度的一个阶段。许多真实世界的数据显示,技术进步与不平等之间并无明显相关性。例如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机器人应用程度较高的国家,并未出现严重的失业率上升;在中国,尽管数字技术高度渗透,但可以看到在金融危机之后,中国的基尼系数非常稳定,甚至出现小幅下降。

另一个有趣的例子是电子商务给不同教育水平带来了均等的创业机会,淘宝平台的的数据显示,不同教育水平商家的累计收入出现了逐渐收敛的趋势。

最后微软首席经济学家Micheal Schwartz的分享指出,企业可以在平等问题上做出更多共贡献,例如在以高房价著称的总部西雅图,微软投入2.5亿美元为社区建设廉价住房。此外他还带领团队投入人工智能伦理方面的工作,开发可解释人工智能,减少算法黑箱,提升AI的包容性,以应对算法歧视等问题。他最后总结道:“我认为,技术是一切问题的根源,也是一切问题的答案。”

 

0 条评论

评论请

加载中...

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