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汉堂

阿尔文·罗思:新冠疫情时期的经济与政策

几年后,我们回顾这次新冠危机时,可以从中获取许多新信息。一方面,我们更深刻了解到流行病及其管控方法;另一方面,我们看到世界经济的结构在本次危机中变得更加清晰,而对于这一转变,我们做出了哪些回应(不论是否有效) 。与此同时,我们可以开始推测,当新冠肺炎成为历史时,我们将学到什么?为准备好应对持续蔓延的疫情和未来的大流行病,我们必须学到什么?

以下是我近期的一些观点,主要基于美国经验展开。

1. 全球和美国国内供应链都承受着不同以往的压力。

疫情一蔓延到美国医院,人们很快就发现,对医护人员防护装备的供应链是全球性的,且相当脆弱。尤其是在口罩的供应方面,大部分口罩由武汉所在的湖北省工厂供应,而这些工厂已经提前停工。因此,就在口罩需求飙升的时候,供应却出现了短缺。

美国国内的供应链也被打乱:美国商店的货架上很快就没有消毒剂;更令人惊讶的是,厕纸等日常必需品和面粉、酵母等烘焙用品也被一扫而光(由于民众在家隔离,家庭烘焙的受欢迎程度飙升)。这些短缺因需求增加造成,但在有些地方,是由供应物流中断造成。 Matt Lowe和Ben Roth在2020年的研究发现,位于德里的印度最大农产品批发市场阿扎德普尔市场(Azadpur Mandi), 在限制州际交通等活动的封锁令实施后,水果和蔬菜的到货量大幅下降,价格则大幅上涨。

价格调整和企业的应变能力帮助大多数供应链恢复了平衡,但有时进展缓慢。由于美国餐馆遭到封锁,将食品直接配送到家的公司扩大了业务范围,从Instacart等食品杂货到Gobble等半成品食材配送公司,再到Doordash等外卖平台。还有更多餐厅在不得不关闭堂食后,急忙通过Doordash加码外卖服务。

然而,很多人认为,在紧急情况下,短缺的救生物资不应主要基于价格分配。例如,芝加哥大学IGM专家小组(2020年)调查的大多数经济学家都同意,"政府应该以市场价格购买基本医疗用品,并根据需求而不是支付能力进行再分配。"

Peter Cramton等学者就如何更好地组织市场,让按价格分配阶段和紧急分配阶段之间的过渡更自然平稳,提供了一些想法。 他们以美国电力市场为例。当供应中断时,应急程序会自动启动。 Canice Prendergast的研究显示, 向贫困人口分发免费粮食的粮食银行则利用基于假钞的投标系统免费分发食物(但运输费用并不承担)。

下一次,我们必须更好地处理供应链问题。

2. 当经济停滞时,劳动力市场也受到了冲击。

在疫情严重地区广泛实施的一项政策是,除了必要工作人员外,所有人都被要求待在家里。事实证明,许多工人对于保持经济运行都必不可少。 Grace McCormack等研究人员观察到,美国40%的成年工人都可归类为“必要工人”(essential workers),其中四分之一的人收入不到4万美元。也就是说,他们并不都是富有的医生,还包括其他很多医护人员,以及不少从事生产、运输、销售食品药物和其他必要商品和服务行业的工人。

对于那些坚持工作的必要工人(因此暴露于感染风险)和那些被要求待在家里不工作的人而言,这种封锁加剧了财富不平等。富裕的上班族通常可以远程工作,并继续获得报酬。但许多体力劳动者无法远程工作,当政府维持就业的经济刺激资金不足时,他们至少会暂时失业。

但激励措施即便停止实施,依然能起到维持就业的效用。因为当经济再次开放时,不得不裁员的餐馆和商店仍会与员工保持联系。员工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后,就业形势就会迅速好转。对于准备封锁期间雇用新员工,且所有员工都远程工作的公司来说,情况有所不同。这些公司必须重新设计面试和新员工入职流程,以便远程启动上述流程。通过数字技术(如会议软件、云计算等)支持员工在家工作的科技公司就明显表现出这一特点。这些公司对新员工的需求不断增长,而原有的面试和招聘流程已经无法使用——封锁期间,高中和大学毕业生所面临的就业市场也是如此。

美国许多地区可能提前结束封锁的一个原因是,封锁非常痛苦且代价高昂——几乎扰乱了每个人的正常生活,并导致失业率飙升。 Mohammad Akbarpour等研究人员观察到,要求所有人(必要工人除外)留在家中的政策和类似禁令在任何地方实施,都会增加失业率,但在疾病的传播和死亡率方面,各地差异可能很大,这取决于地方的人口结构和物流情况。比如他们估计,在芝加哥这样人口稠密的城市,只允许必要工人工作可大大降低新冠肺炎的死亡率。但在人口更稀少的地方,这种禁令对死亡率几乎没有影响。以上差异也适用于判断解除封锁的时机和效果。地区当局应明智地仔细考虑这些建议。

下一次,我们必须更好地处理劳动力市场问题。

3. 解除封锁,为下一次危机做准备。

为应对疫情,我们要完成一些当下和短期目标,而为下一次大流行病做准备,我们面临一些更长期的任务。

在短期内,我们必须准备解除封锁,恢复经济,并在此过程中应对持续的感染威胁(只有在解决困难时才会发现问题有多棘手)。

在疫情暴发时出现短缺的商品和服务中包括可以检测谁被感染的检测套装。此外,我们也缺乏快速、大量出具检测报告的能力。这种短缺正在成为过去式,我们开始有更高的检测能力,即侵入性更低、更不容易让医护人员受到感染且更准确的检测,而且出结果速度比最开始要快。快速可用的检测帮助决策者做出精准决定,如决定谁可以返回工作岗位,谁必须留在家中进行临时隔离。

检测政策不能忽略经济学家所熟知的一点,即可能存在不正当的激励因素。有些人会非常渴望重返工作岗位,甚至冒着传播病毒的风险也可能愿意这样做。另一些人也许乐意在家工作,特别是在工作中有感染病毒的风险时——即使他们自己不会对他人构成危险,也可能不希望重返工作岗位。如果已被感染并已康复(如抗体检测呈阳性)的人受到不同于他人的待遇,那么有些人可能会觉得自己也有必要感染新冠病毒,从而进入这个特权阶层。因此,由谁进行检测,以及如何报告和记录这些检测,将至关重要。

在中期,我们需要为确诊者开发更有效的治疗方法,以及预防感染的疫苗。虽然这两者都取决于技术进步,但经济政策也能发挥作用。

一种可能的治疗方案由陈莉等人提出,用到了"恢复期血浆"(convalescent plasma),即来自疾病康复者血浆中的抗体。随着康复患者人数的增加,针对新冠病毒的特异性抗体正变得不那么稀缺。但世界上很多地方都面临着采集足够血浆的难题,因为法律规定血浆捐献者不能得到补偿。但在美国情况并非如此,捐献者可以得到补偿,因此美国政府是血浆和血浆衍生药物的主要出口国。因此,我预计,我们在等待疫苗的期间内,恢复期血浆疗法可能成为新冠肺炎的治疗方案之一。

但疫苗开发也很难。疫苗需要开发、测试和大规模生产。测试通常很慢,而加速这一进程的提案之一是,进行临床对照试验,也称为"人体挑战试验",即自愿参与疫苗测试的受试者故意暴露在于病原中(详细内容见Eyal Nir 等人研究、Shah SK 等人研究)。这一提议颇受争议。加快大规模生产和销售(即全世界需要数十亿剂量的疫苗)的提案还包括等Michael Kremer学者提出的政府事先承诺对生产和销售进行补贴。

从长远来看,在美国,我们需要再次尝试为每个人都提供医疗保险和就业病假政策,让所有人都能在需要时得到及时治疗,并允许患有传染性疾病的人呆在家里不上班,而不会失去工作。新冠大流行清楚地表明,这些政策是公共品。从全球来看,我们需要考虑医疗产品供应链的脆弱性,以及如何有序过渡到以及终止紧急防备状态。

我们可以做得更好。如果我们从成功和失败中吸取教训,我们就能做得更好。

 

阿尔文·罗思

罗汉堂学术委员,斯坦福大学 Craig and Susan McCaw 讲席教授,哈佛大学George Gund 荣誉教授。

0 条评论

评论请

加载中...

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