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汉堂

本特·霍姆斯特罗姆:减少恐惧,做好与病毒长期共存的准备

编者: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全球人数达到1000万之际,人类社会对抗病毒达到了一个新阶段,我们迫切需要寻找合适的方法,来对抗病毒给我们的经济和生活带来的影响。罗汉堂的一些知名学委们纷纷发表自己的看法,为当下的“抗疫”贡献自己的思想。

很多西方人最开始以为新冠病毒就像SARS和MERS一样在亚洲传播,但之后一个多月才发现意识到病毒的严重性,而疫情已经愈发不可控制。3月初,人们开始用手肘和拳头打招呼,一个月后,封锁、社交隔离和戴口罩政策施行,如今大部分经济已经关闭。

有人认为为遏制病毒而关闭经济似乎有些极端,还有人在宣扬:唯一值得恐惧的就是恐惧本身。然而,事实证明新冠病毒绝非大号流感。

我们应更多关注恐惧造成的负影响。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Austan Goolsbee和Chad Syverson(2020)发现,在封锁期间,恐惧是导致人流放缓的主要原因。仅有7%的放缓是由封锁造成,其余大部分是由于恐惧(当然,不能排除其他原因)。

我建议政策的重点应该放在减少恐惧上,具体来说,就是减少人们对感染病毒而死亡或受伤的恐惧,将最终目标定位有助于协调减少恐惧的多种措施。这样做一方面是由于恐惧会导致经济活动无法恢复正常,第二我们有很多方法可以缓解人们的恐惧反应。

疫苗可能不是最终的解决方案。在我们获得疫苗之前,我们不得不尽最大努力与病毒共存。历史表明,有些病毒 的疫苗可能永远不会被发现。即使发现了,也不会长久有效,或者风险太大,甚至适得其反(SARS就是明证)。因此,如果有治疗方案和药物能将新冠病毒降至可耐受、无生命威胁的疾病,那会是更现实、更快速和更长期的解决方案。当然,没有理由放弃对疫苗的探索,但应该记住, 一个成功的治疗方案可以显著降低感染新冠病毒后出现严重病症的风险,也可以大大减少恐惧,并恢复正常经济社会秩序。

本特·霍姆斯特罗姆

麻省理工大学经济系 Paul A. Samuelson 讲席教授,微观经济学领军人物,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汉堂学术委员

 

0 条评论

评论请

加载中...

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