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汉堂

刺激竞争放弃专利,G20携手合作是疫苗战略的唯一出路

全球合作陷入僵局。20国集团(G20)国家在新冠疫情爆发前举行会议,几乎没有达成一致意见,在疫情爆发后全球统一抗疫、确保资源共享方面执行得则更少。由于没有做出任何决定,没有实施任何措施,G20的行为让每个国家不得不在面对疫情时孤军奋战。二战后于布雷顿森林体系形成的全球秩序即使没有彻底崩溃,也已经分崩离析。2008年金融危机让人们开始依赖G20,它曾让世界幸免于金融灾难,但这次应对疫情时却毫无作为。地缘政治冲突及国家不愿退让的现状让各国“战疫”时不得不各自为政。

虽然个别国家抗击疫情取得了成功,但全球整体状况依旧十分严峻。这让包括比尔·盖茨在内的许多人认为疫苗是让人类幸免于难的唯一选择。为了让疫苗发挥作用,“全球合作”的迫切程度已经从建议上升到需求。G20是唯一有能力和力量推进全球在疫苗开发和部署上达成战略共识的国际机构。全球合作既需要必要的竞争,也需要后期的合作。此项提案旨在敦促G20国家共同商定能够安全开发疫苗并尽快分配的最优原则。由于国境封锁,世界经济处于大萧条以来的最低点,而唯一的解决方案就是疫苗。而且如有一个国家不接种疫苗,全球疫苗运动就毫无意义。

问题

目前有多达165种疫苗正在研发,且分别处于不同阶段。G20国家需要制定统一战略,以鼓励疫苗开发的良性竞争和后期的合作。同时,G20国家需要设计一项机制以激励疫苗开发时的竞争,促成临床试验和测试阶段的合作,以及商定公平分配疫苗的原则。

刺激疫苗开发阶段的竞争

长期以来,各国政府都在尝试使用不同手段推动私营领域的科学创新。例如1714年英国议会为了提高海外航行能力,提供了2万英镑用来奖励可以精确定位经度的方法。这个计划奏效了。一位名叫约翰·哈里森(John Harrison)的钟表匠用精确的便携式计时器解决了这个问题,并在试验成功后赢得了奖金。这个故事充分说明竞争会对创新产生激励作用。

就新冠疫苗而言,竞争环境意味着:首先应奖励获胜者,从而激励企业参与;其次应弥补失败者的费用,以鼓励更多竞争。

奖励获奖者并促进创新的方式多种多样。一种方式是发起比赛并设置奖金。例如,Netflix为征集提高收视率预测精度的最佳算法,设置了100万美元的奖金。此外,现代社会建立了专利制度,以奖励可能对社会有益的发明。但如果奖励是专利或知识产权,本质上是在一定时期内垄断该创新成果的权利。大多数药品都受到知识产权的保护,而疫苗却没有。在当前全球紧急情况下,依靠专利虽然可以促进创新,却也会阻碍疫苗的快速部署,因此不是可行选择。

6月初,在由英国主办、线上举行的2020年全球疫苗峰会上,Gavi为其2021-2025年工作计划争取了88亿美元的认捐。该活动还介绍了两项针对疫情的新举措,即Covax-19全球疫苗获取机制(COVAX机制)和Gavi Covid-19疫苗先期市场承诺,以确保一旦有新冠疫苗可用,就能立即提供给有需要的人群,包括来自世界上最贫穷国家的人群。其基本理念与上述竞赛类似,奖励机制能够确保可行的疫苗有足够的资源支付研发成本。捐助者中有很多是首次捐助者:不丹、布基纳法索、喀麦隆、芬兰、希腊、新西兰、葡萄牙和乌干达。有些G20国家拥有最发达的疫苗生产基础设施,却没有表态。这进一步证明,疫苗的全球协作需要G20推进和执行。

除了奖励成功者,比赛中的失败者也应该得到鼓励。当然,如果所有参赛者都期望有人能弥补他们的损失,激励机制就会扭曲。经济学家关于激励安排设计进行了广泛的研究,以减少这种扭曲。扭曲也可能来自资本市场,因为一些公司故意表现出开发疫苗的“迹象”以吸引投资者。然而,面对每周2000亿的经济损失,只要能早一天研发出疫苗,任何正常规模的投入似乎都是值得的。哈佛大学经济学家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在5月举行的一次网络研讨会上说:"总体而言要比正常程度投入更多,付出更多,要大规模地、过度地执行。"此外,为了减少欺诈的几率,他建议政府披露支付研发成本的规则,并组建专家委员会审计实际支出。

另一个问题是何时停止支持研发。严格来说,疫苗通过三期试验并被公共卫生部门批准,就可以认为是成功的。不同技术类别的少量成功疫苗就足以应对当前的紧急情况。在有效疫苗获批后,各国应避免不必要的竞争,并立即开始合作推广。

为了找到既有效又安全的疫苗,疫苗开发的竞争是必要的。应要求G20国家将GDP的一定比例用于补贴其疫苗开发支出。如果没有政府给予的必要激励和保障,企业不会把足够的精力投入在研发上。

合作测试

不同国家拥有自己的药品审批制度和检测要求。显然,在疫情最初爆发的几周甚至几个月里,各国关于个人防护装备(PPE)政策和法规给寻求进出口的国家造成了重大障碍。这直接导致市场低效、假货横飞。哪怕在六个月后的今天,这些问题仍然存在,而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依然在努力解决。正式制定药品和疫苗政策,同时允许国家间测试,只会使疫苗更便宜、更安全、更快速地开发出来。

世界卫生组织(WHO)最近宣布并启动了测试合作框架,但问题在于任何促进合作的指导意见都只是指导意见。这就是为什么G20必须采纳世卫组织的指导意见,并将其落实为可行的协议。

国际临床试验应允许比较各种方案,评估疫情的有效性,并增加测试样本量。一般来讲,合作测试可以将临床试验的时间从数年缩短到几个月,且不影响其安全性。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一项国际协作的临床试验可以缩短80%的时间。全球临床试验的另一个优势是可以在每个参与国快速获得监管审批,从而加快所有国家的所有人群都能尽早获得疫苗。

公平分配

除了药品监管和审批外,疫苗开发专利是另一个技术上的障碍。为了确保不同国家的相关专利局,如欧洲专利局、日本专利局、中国CIPO、印度专利局及美国专利局能够统一协作并紧急授权,需要达成放弃专利要求的协议。

产能也是棘手问题。在常态经济中,产能取决于单位生产量和时间。要达到基本的群体免疫力水平,预计全球将需要140亿剂疫苗。2018年全球疫苗产能为35亿剂,远远不能满足需要。而新冠疫苗生产的时限应尽可能缩短。为了确保疫苗研发出来后具备足够的生产力,必然要建设新的生产设施或升级现有设施。仅依靠私人投资是不够的,因为在疫情得到控制后,这些生产设施的价值将大大降低。

包括Gavi、流行病预防创新联盟(CEPI)、盖茨基金会和世卫组织在内的一些国际组织和非政府组织组成了COVAX,即获取COVID-19工具(ACT)加速计划的疫苗支柱,并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建设新的生产设施及协调交付资源,以加速新冠疫苗的生产。G20国家支持以上合作、并扩大疫苗部署进程是当下的明智之举。

展望

G20国家在科学、技术、支出和健康方面都可以发挥最大作用。虽然目前G20在疫情初期阶段没有达成团结,但现在仍有时间解决全球疫苗接种的问题。病毒传播的时间越长,其经济影响就越大。现在是时候采取行动以在疫苗开发、测试和公平分配方面寻求团结,但这亟需G20各国通力合作。

 

 

0 条评论

评论请

加载中...

00:00: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