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汉堂

陈龙:思考数字经济的四个谜题

【速记】

陈龙:好的,轮到我了。其实,观众中有很多优秀的专家比我更擅长谈论此话题。但我觉得,在这方面我们也是有一定发言权。我的PPT配色方案有点不一样,不过这不要紧。重要的是,我认为中国是不同的,等会再回来说这一点。埃里克早些时候发表过一篇精彩的评论,谈到生产率增速放缓可能有四个原因,其中三个是不切实际的期望、错误衡量和再分配。

可能只有某些领域或群体受到影响。另外,还要考虑技术实施滞后,因此我们必须等待。我认为中国特别值得谈论。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的数字化在许多领域都已经大规模铺开,成为宏观现象,这一点等会再说。我认为,这有助于澄清某些解释。在讲中国的情况之前,我先发表几点意见。除生产率谜题之外,还有几个谜题,我觉得有一定的相关性。例如低通胀谜题,很多产品的价格不上涨,特别是制造品。

我们看到,许多国家的核心通胀率都在下降。正如大家所看到的,与初级产品相比,制造品价格并未停滞不前。这意味着很多东西的价格变化趋势不同,这就是低通胀谜题。几位嘉宾还提到另一谜题,那就是免费商品谜题。免费app越来越占据主导地位,占用人们越来越多的时间。我不确定这些app是否会完全取代电视或其他业余活动,但人们现在确实花费大量时间使用这些app。消费者把这么多时间用于免费商品,但这没有体现在GDP上。我们应该如何思考这一问题?

还有一大谜题就是无形资产谜题。迈克之前提到过,我将给出一些具体的证据和材料,希望能抛砖引玉,引发讨论。大家看看这一页展示的数字。左边是无形资产占市值的百分比。对科技公司来说,无形资产包括电子设备、软件等等,占比很高。在标普500公司,大约70%的资产是无形资产,有形资产的占比仅在19%左右。

而在汽车行业,无形资产的占比很低。不过,我要强调的重点是,无形资产占比高不仅仅是高科技行业特有的现象,很多行业都有这一趋势。另外,我非常关注市销率。销售额有点像代表商业经济活动的GDP。如果公司所在行业数字化程度,那么市销率明显会更高,软件公司、大型科技公司、电子设备公司、标普500公司、房地产公司、车企也如此。大家看右边的图,数字化程度更高的公司有更多资产或收入。这就是无形资产谜题。现在,我快速转向中国,中国的情况值得一提。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中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中国在数字化方面的出色表现往往被低估。

2009年,中国的电子商务,即线上消费,在零售额中的占比不足1%,比许多国家都要低。但在过去十年时间里,中国经济迅速发展的同时,线上消费在零售额中的占比增长到25%左右,已经成为一种宏观现象。从这一意义上说,我们不需要太担心实施滞后。数亿名用户和数千万家中小型初创公司都参与其中。就其对公众和公司的影响及其在GDP中所占比重而言,线上消费已经成为一种宏观现象。

我们重点看一些案例,这样可以更容易理解我所说的。首先要关注的是,电子商务是否能够提高零售业的生产率。大家看看这些数字,灰色曲线在往下走。如鲍勃之前所说,即使在中国,生产率也在下降,就像西欧或美国的情况一样。而红色曲线有波动,之后呈现出上升趋势,这条曲线代表零售业的生产率 。

另外,还有一条曲线代表线上零售占比,趋势是向上的。我们可以看到,零售业的生产率在上升,这不同于中国其他行业的总体趋势。我之前提到过,中国的零售业数字化程度比其他行业更高。或许,我应该更多地提到另一点。我们可以把电子商务看作一个典型,其中有很多东西没有体现在GDP中,而这些东西可能很重要。大家想一下,数字技术极大地降低信息的生产和共享成本。正因为如此,市场的边界被打破,进入市场的固定成本大幅降低。

许多微小的初创公司其实是夫妻店,他们可以很容易地进入电子商务领域,把产品或服务销售给几千公里以外的人,执行合同的成本比以前低得多。现在,我们还可以使用各种算法来提高信息效率,帮助供需双方实现匹配。市场变得更大,因此竞争也更加激烈。每天都有数亿人和有数千万家公司在线,这当然会加剧竞争,也导致价格自主权降低。实际上,这一切都是可以观察到并加以衡量的。其他的东西是无形的,不会被纳入GDP,但它们很重要。

对消费者而言,可选的品类大幅增加,我可以提供数据来证明这一点。线上消费占用他们更多时间。由于市场比以前大得多,产品质量也就比以前好得多。此外,不同地区间的消费不平等大幅减少,创业更具包容性。在阿里巴巴的平台上,每天都有1000多万家活跃的初创公司,其中一半的企业家是女性。她们有机会为远在天边的顾客服务,放在以前这是不可能的。这些因素不会准确体现在生产率或收入中,但会反映在市场估值上。

我作一些具体的分析,希望帮助理解大家理解中国的情况。右图中有很多不同的行业,这些行业里买家和卖家之间的平均距离大约是1000公里,而传统的线下商店只能覆盖几公里的范围。 左图很有意思,这是我们做的一张中国地图,从中可以看到什么呢?如果我们只用电子商务活动来定义区域边界,会是什么样子?这些边界和省级行政区的边界不同,也和政府对全国的区域划分边界不同。在数字技术的作用下,各地市场以不同的方式结合,形成图中所示的边界。

电子商务网络一直在扩张,但并没有完全覆盖全国,因为我们只考虑人口规模在百万级以上的城市。不过,这张网络仍然可以揭示出一些很有价值的信息。我们可以看到,不同地区间的价格差异明显减少。在过去十年左右时间里,不同地区通胀率的差异大大降低。这背后的原因是,各地的线上市场高度整合在一起。最近,由于新冠疫情和其他原因,价格差异有所上升。但除此之外,它呈现出明显的下降趋势。

这一页讲的是品类多样性,我举例说明。女式毛衣可以有两个维度,即设计特点和风格。设计特点很容易理解,风格指的是衣物适合在什么场合穿,比如工作场合、休闲场合等等。不同的风格都可以搭配很多不同的设计。全部算下来,会有大量组合。如今网上有成千上万种品类组合供女性选择。我不确定品类多样性有没有以某种方式衡量。假设我打算花50美元买一件毛衣,我可以有非常多的选择,这并不是50美元所能体现的价值。

这就是我们观察到的,我还是继续说品类多样性。在这张图上,横轴代表以人民币计算的人均GDP,纵轴代表消费者线上购买的品类。可以看到,在中国,欠发达地区的消费者购买的品类比发达地区更多,原因其实很简单。在欠发达地区,人们更倾向于享受电子商务带来的品类多样性。而在大城市,人们可以去当地的商场购物,品类繁多。所以品类多样性为欠发达地区的消费者带来更多选择,有利于实现消费平等。这是市场营销研究的回归结果,和刚刚看到的情况类似。另外,消费者在线评价也非常重要。

消费者对产品进行评价,而生产此类信息没有什么成本。消费者评价有利于品牌推广,可以帮助卖家提高销量。有一些产品没有强大的品牌,这种情况下消费者评价的作用就十分明显。这背后潜在的东西是信息,大家可以看到信息流。没有这些信息会怎样?你会看到极具戏剧性的变化。如果不根据个人信息推荐产品,那么推荐结果将迅速聚集到前1000种产品,而线上总共有几十亿种产品。这样一来,消费者仿佛回到工业时代,只能看到大品牌。这里有一些销售数据。

这是一项随机现场实验。我们将淘宝的智能推荐算法关闭几分钟,我们发现成交额大幅下降,有些小品牌的销售额下降70%、77%、80%。正如我刚才所说,这一切背后都是信息。时间有限,我简单总结一下,不再过多赘述。根据摩尔定律,生产信息的成本大幅下降,这在中国十分明显。当然,我今天讲的主题不是信息通信技术。不管怎样,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已经彻底改变。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品类更多,质量更好。

与十年前相比,中国消费者现在可以用相同的价格买到质量明显更好的产品,非常实惠,也非常节省时间。同时,生产者有机会为更多顾客服务,这是前所未有的。市场估值成为无形资产,竞争也更加激烈。我不确定线上消费能不能提升整体消费量。可能量有一点提升。重要的是,市场结构发生了根本变化,品类更多,质量更好。埃里克和迈克谈到消费者剩余问题......时间到了?不好意思,我马上讲完,再给我30秒。在供给侧,生产者面临新机会。我们之前讲过的几大谜题,免费商品谜题、无形资产谜题、低通胀谜题、生产率谜题。深刻的变化已经发生,其意义远超产品本身。

这些谜题都是相互关联的。无论衡量什么,我们从经验和数据中看到的是,经济正在进入一种新模式,更明显地由顾客驱动,竞争更加激烈。经济变得愈发无形,更难用GDP衡量。这就是我们看到的总体状况。好的,我就说这些。

关于罗汉堂 Frontier Dialogue:

Frontier Dialogue 是罗汉堂举办跨学科,以连接学术、政策和应用为目的的线上研讨会。以月度为单位,罗汉堂邀请学术界最顶尖学者,其中包括多位诺奖经济学家、国际机构专家以及来自领先企业的实践者,共同研究和探讨数字时代面临的最重大问题,帮助人们更好地理解和拥抱数字技术。

相关内容

迈克尔·斯宾塞:数字技术带来福利与普惠性增长常被忽视

苏密特拉·达塔:新技术出现需要新的经济衡量工具

德克·皮拉特:从政策角度谈数字经济新衡量

丁险峰:数字革命将推动物理世界数字化

技术悲观主义者的警示:数字技术或无法逆转经济增长颓势

幸福能被衡量吗?答案或在GDP-B

    0 条评论

    评论请

    加载中...

    00:00:0000:00:00